置顶新闻

<p>共和党总统候选人赫尔曼·凯恩希望选民将国家顽固的失业归咎于总司令的肩上</p><p>在最近的华尔街日报专栏文章中,该隐称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刺激计划“失败”</p><p>他说他对经济“不介意”</p><p>他还以经济数据的形式提出证据:“如果我们的复苏更为典型的战后时代......我们今天将增加1400万个工作岗位,”该隐在9月15日写道,还有1400多个工作岗位</p><p>由于经济估计通常很难评估,我们与该隐经济顾问理查德洛瑞进行了交谈</p><p>我们还看了一篇由前德克萨斯州参议员菲尔格拉姆撰写的华尔街日报专栏文章,该隐在他自己的专栏中引用了格拉姆写的一篇文章,该文章于4月15日出版,名为“奥巴马成长折扣”</p><p>它认为,根据奥巴马的经济政策,即使在战后最严重的经济衰退期间,就业增长也是独一无二的</p><p> “在1953年,1957年,1973年和1981年经济衰退开始四十个月后,总就业人数平均比经济衰退前高峰期高出4.7%,而今天的就业总人数仍然下降了4.7% - 就业总差距为1390万工作</p><p>” Lowrie告诉PolitiFact Georgia,他使用Gramm的方法进行自己的计算,所以我们也做了</p><p>我们比较了美国劳工统计局在经济衰退前高峰期的总就业数据,计算了他们40个月后就业的百分比差异,并对格拉姆认为战后最严重的四次衰退的结果进行了平均</p><p> Lowrie发现就业率通常增长约4.8%,总就业岗位差距为1360万</p><p>该隐上升到1400万</p><p> PolitiFact Georgia提供了大约1240万到1360万的数据,具体取决于我们选择数据的方式</p><p>一些衰退,例如1957年和1981年的衰退,在上次经济衰退后不到40个月开始,所以关于如何解决不适合模式的经济衰退存在争论的余地</p><p>因此,该隐樱桃选择了更高的数字,而且他收集了一点点,但他的数学是有道理的</p><p>但我们想深入挖掘一下</p><p>他的计算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人们认为国家战后最严重的经济衰退</p><p>所以我们四处询问</p><p>经济学家告诉我们,有很多方法可以衡量经济衰退的深度</p><p>您可以查看其长度,缩小经济规模的程度,以及它如何影响工作,仅举几个指标</p><p>这意味着虽然经济学家普遍认为某些经济衰退,例如最近的经济衰退,如同战后最严重的经济衰退,但如果你试图对其他一些人进行排名,可能还有争议的余地</p><p>尽管如此,虽然你可能不同意格拉姆对“最严重”衰退的一些选择,但它们是合理的</p><p>根据我们的计算,他引用的四次经济衰退吹嘘战后国内生产总值的最大减少,这一描述了国家经济的规模</p><p>我们还发现,有可能认为格拉姆比较经济衰退的方式是无效的</p><p>埃默里经济学教授汤姆史密斯说,每次经济衰退都是如此独特,以至于格拉姆的计算只对奥巴马的政治言论有用</p><p>史密斯说,它传达了关于衰退或奥巴马的记录的有用信息,如果有的话</p><p> “这是一个骗子,”史密斯说</p><p> “这是一个魔术师从帽子里拉出一只兔子,”史密斯说</p><p>所以该隐的陈述确实存在缺陷</p><p>他在华尔街日报中使用的数字是计算的偏高</p><p>它还向上舍入了大约400,000个工作岗位</p><p>如果这是衡量奥巴马经济记录的好方法,那就公平地提出质疑</p><p>此外,该隐本可以更清楚</p><p>他本应该强调,如果经济衰退是战后最严重的经济衰退,而不是战后的经济衰退,那么他的工作岗位将增加1400万</p><p>也就是说,该隐计算我们将有1400万个工作岗位是合理的,如果有点高</p><p>因此,